前衍微信公眾號

請掃二維碼關注

前衍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 化工資訊>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逼迫”企業自覺降價的內在邏輯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逼迫”企業自覺降價的內在邏輯

發布時間:2019-10-12 來源:E藥經理人 閱讀:127

藥品價格可以說是所有商品價格中最神秘的一種。它的神秘在于它的難以測算。因為它的研發周期極長,研發投入極大,研發成功率極低,因而它的研發成本在價格中占比極高。另外,還在于它的銷售決定者、功能享用者、費用支付者是分離的。這些與眾不同的特性,就決定了藥品價格的最終合理形成方式也一定是與眾不同的不簡單。

今年9月的藥品4+7集中采購擴圍試點,范圍已經擴大到全國。相較去年底的4+7集中采購,降價效果更為明顯。77家企業參加申報,45家企業的60個產品擬中選;與擴圍地區2018年同品種藥品最低采購價相比,擬中選價格平均降幅59%;25個4+7擴圍試點藥品采購全部成功,價格全都低于4+7試點價格,整體價格平均降幅25%。這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去年4+7的價格已經夠低了,今年擴圍試點擬中選的價格竟然比去年的4+7中標價更低!超低的4+7中標價,半年多一點時間,已經成為了藥價的天花板。業內再次驚呼:“沒有最低、只有更低”。這是在近幾年的藥品集中采購降價中,常常聽到的老話。

但是,面對藥品近年來的連續大幅度降價,國家醫保局還是淡定地宣布:藥品價格總體上還沒有回歸到合理水平,藥品集中采購還將繼續降價。

藥品價格降低的底線究竟在哪兒?有底線嗎?

作為一般商品來說,商品生產者總希望價格高一點,因為這樣才有較高的利潤,只不過高價格將受到銷售是否成功的限制(賣不賣得出);商品使用者總希望價格低一點,因為這樣才能降低使用成本,只不過低價格將受到購買是否成功的限制(買不買得到)。所以,一般商品的市場交易,成交價格不會過高也不會過低。只要供需兩旺,成交價一定是市場討價還價、雙方都能接受的結果。而政府,只要建立公平的市場秩序,防止欺詐、防止壟斷,則一定能助推形成科學合理的價格。

但是,藥品并不是這樣。藥品作為特殊商品,特殊性之一是:藥品使用價值的選擇權主要不在病人這個使用價值的獲得者、受益者手中,而是在醫院醫生手中;因此藥品支付費用的決定權主要也不在醫保這個費用支付者手中,而在醫院醫生手中。

雖然藥品生產者也希望有較高的價格,藥品費用支付者(醫保)也希望有較低的價格,但承擔了實現藥品使用價值這個責任的醫院醫生,并不是藥品費用的支付者,他們對藥品價格的高低并不敏感,所以,就出現了以下現象:

藥品生產企業以醫院醫生為主要的公關對象、以回扣賄賂為開路武器(為了追求交易成功);藥品的高價格始終難以壓下來(一旦壓下來,就在市場上消失);藥品銷售費用幾近售價的一半、藥廠利潤卻不高(高開低走、掛靠走票);醫保局推出集中帶量采購之后的藥價一路大幅度下降、企業卻仍能維持藥品的再生產(壓縮的只是中間費用);藥價“沒有最低、只有更低”已成為藥品市場的正常現象(醫保局反復壓價,始終還是有藥品生產企業接受并很配合地反復降價)。

這些現象的產生原因很清楚:就在于藥品最終價格中,用于疏通流通渠道的銷售費用,約相當于售價的一半;就在于集中帶量采購真正傷筋動骨的壓價,是壓在了流通環節。

所以,我認為現在“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現象的出現,是完全符合經濟規律和市場調控的。這是因為:

1、政府部門沒有像以往那樣強制壓價。因為政府部門雖然掌握著行政的強制權力,卻并不知曉某個企業的某個藥品的生產成本究竟是多少?強制壓價必然帶來極大的盲目性:不是壓不到位保護了暴利,就是壓價過分造成藥品短缺。現在不強制壓價是明智的行為。

2、遏制了藥品企業對醫院醫生藥品采購權處方權的利益輸送。醫保局集中采購的“量價掛鉤、量升價降”規范了藥品的定價權;而 “招采合一、帶量采購”則保證落實了藥品的銷售權。醫院醫生采購藥、處方藥的唯一選擇標準就是治好病,不再讓涉藥利益取代治病需要成為醫院醫生擇藥、用藥的取舍標準。

3、形成了逼迫企業合理降價的機制。每個藥品生產企業的生產成本各不相同,社會根本無法精確計算某一個藥品的真實成本,甚至本企業也無法精確計算(比如固定設施設備投入和企業管理費用的攤銷,更遑論企業的經營策略)。所以,不要理想化企業的合理報價。現在的集中帶量采購以“同行競爭報價、相互比較選價、政府規范定價”這樣的市場機制,“逼迫”企業自覺自愿地精算降價。

從以上邏輯出發,藥品價格“沒有最低、只有更低”,就是可以理解的必然選擇了。因為今年9月25號國家醫保局等九部門出臺的《關于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擴大區域范圍的實施意見(56號文)》相較去年的試點,進一步完善了新的價格形成機制:

1、自愿報價。藥品價格一輪比一輪低的報價,和最終的中選價,都是藥品生產企業自己報的,并沒有行政權力的強制。

2、量大價低。藥品集中帶量采購的原則是“招采合一、帶量采購、以量換價”,這徹底打消了藥品生產企業對采購量不落實的擔憂。同時,能夠落實的采購量擴大了,可以分攤的固定成本當然下降了,加上30%的預付款和保證回款,藥品價格當然也應該、也可以下降。

3、多家中選。這次試點擴圍改變了只有一家中選的做法,中選藥品有價格并不相同的兩家、三家,還淘汰了一些老中選企業,這自然會造成相互之間的競爭。這和報價、競價一起,成為企業壓價的動力和機制。并且,這個機制還會極力推動企業采用降低成本的新產品、新技術、新工藝、新方法,極力推動企業改善管理,降低管理成本。

4、期限延長。特別是這次(56號文)明確,將拿出上年歷史采購量的50~70%確定約定采購量,每個藥品中選企業一般不超過3家,且1~3年的協議期限隨著中選企業數量的增加而延長。假如某個藥品中選企業3家,協議期限3年,首家中標企業按選擇規則將獲得40%的市場,那么,這家企業三年的市場份額將是70%*3*40%=84%,超過當年約定采購量,接近一年的全部份額,因而降價空間極為巨大。

這樣狀況下企業的低報價,當然應當推理認可為企業的理智行為,是企業精確計算的結果。同時,企業也應當對這樣的低報價負責。企業要依照集采中選的價和量,保質供應不短缺。如果自己報價中選后自己不能執行,必然會受到政府強制力的懲罰和糾正。

從定義上講,醫保局語言中的藥價,和藥品生產企業語言中的藥價,并不一致。后者的藥價,是出廠價。而前者的藥價,相同于醫保支付的費用,它由兩大部分組成:藥廠的出廠價格和藥品的流通費用。醫保要壓的價,也就是這兩大部分的組合。其中,藥品的流通費用,很大程度上也與藥品生產企業有關。

現在醫保局的集中采購采用了量價掛鉤來壓價,又采用了招采合一來承諾落實采購量,這就徹底去掉了藥品生產企業銷售不出去的擔憂。還采用了零差率使得藥品流通費用歸零,使得“藥品出廠價=醫院采購價=醫保支付標準”,那么,醫保局的壓價,就只需著全力于藥品的出廠價(報價、競價、中選價)。這就在理論上、邏輯上、流程上,醫保局已經建立機制,大大地簡化了藥價降低的復雜性。藥品生產企業受制于“銷售不出去”、被迫逼良為娼配合提高銷售費用直至與自己的全部生產成本相當的被動局面也不復存在。

對本文開頭提出的問題作答:藥品價格降低沒有底線,只有價格形成機制是不是合理。價格形成機制合法合理,再低的價格也是合理的;機制不合法不合理,價格無論高低,都不應被認可。

所以,“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意見叫歸叫、做歸做,在叫聲中坦然存在,并不斷發展,這就是新的藥品價格形成機制。




相關閱讀

1、帶量采購是消除藥價虛高的破冰之旅

2、藥品短缺 藥價不合理上漲?國務院提出多項新招疏解

3、究竟什么原因導致常備藥價格上漲如此之快?

4、藥企熱衷營銷 凸顯帶量采購必要性


關鍵詞:藥企 藥價 降價

分享至

上海快三遗漏